一个学期错过的所有题全部重做一遍

2021-01-03 23:53

60岁的王女士在昨天给外孙女买了七本书,其中六本文学读物,一本字帖。“学校教学单调,不能实现对学生综合素质的培养。今年没给孩子报班。”王女士说,家里给孩子指定的假期计划是:每天练三行钢笔字,口算题卡两张,一星期两篇日记,还要读完老师推荐的两本课外书。

如何走出“中国式暑假”的困境?怎样让孩子学习、成长两不误?王海勇给家长们支了几招。

在一、二年级期间,广泛发掘孩子的才艺兴趣也是家长的任务之一。王海勇建议,家长应多给孩子接触才艺的机会,寻找他们的天赋和闪光点。对孩子来说,此时发现的一项兴趣可能会成为陪伴他们一生的爱好或特长。

其次,家长可以引导孩子做些家务劳动。“劳动对这一年龄段学生的感觉统合十分有帮助”,王海勇介绍,做家务能帮助孩子培养手眼协调能力、反应速度等,还能提高学生的生活能力,并培养学生的感恩意识,“让孩子们既学习生活能力,也懂得要为家长付出”。

小飞的假期,只能在补习班的“海洋”中度过。小飞今年小学二年级,学校并没有给他布置任何暑假作业,可父母却主动给他“加码”,一口气报了7个补习班。

而根据《河南省普通中小学管理基本规范(试行)》中关于“减轻学生课业负担”的规定,寒暑假和其他法定节假日,不得违规加班加点或集体补课;不能动员、组织本校学生参加社会力量举办的各种收费辅导班;学生家庭书面作业实行总量控制,小学一、二年级不留书面家庭作业,小学中高年级、初中和高中学生书面家庭作业总量分别控制在每天1小时、1.5小时、2小时以内。

“历史政治一大堆卷子,写字帖,此外暑假还要补课。”高二学生小沛估计她每天作业差不多需要2小时时间。周杨是一名初中生,他的暑期作业中有一项,是要把数学练习册中,一个学期错过的所有题全部重做一遍,另外英语还要求每天背一篇课文。

但目前,仅“小学一至二年级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”这项禁令在各地的实施情况不尽如人意。

昨天,被爷爷带到新华书店买暑假作业的圆圆一直噘着嘴。“老师都不留作业,你们干吗非得给我买。”刚上二年级的圆圆小声嘟囔。昨日,记者在花园路上的新华书店粗略估算一下,上午10点至11点这一个小时内,就有不下30位家长来给孩子挑选暑假学习资料。

记者随机做了一个小调查,在受访的小学生中,暑假普遍要赶赴至少3个课外辅导班。

7月4日,教育部发布通知,要求各地中小学校要控制课外作业总量,小学一至二年级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,其他年级要创新作业形式,适当减少书面作业,引导学生参与社会实践活动,丰富生活。

“应试教育环境下,分数决定一切,暑假孩子不能光玩,家长不能放松对孩子要求。”孩子在聚源路小学上四年级的邢女士说,暑假学校基本上没留暑假作业,就英语有单词绘本,所以特地来买暑假辅导资料,主要是英语、数学方面的。

“学校虽然没有明确布置作业,但是给家长发了短信,比如建议孩子在家多看看书,给出需要阅读的书目,还发短信提醒我们家孩子平时字写得不太好,希望假期补习一下。”一位姓张的家长说道。

新华网河南频道7月23日讯 大河网报道:7月初,教育部发布暑期工作通知,要求小学一至二年级不留书面家庭作业,禁止组织学生集体补课。“禁令”让孩子们感到欣喜,可不少家长却不干了。“不留作业,不能天天玩呀?”家长们开始自行购买,甚至“大规模”地给孩子报培训班:数学、语文、声乐……校内减压,校外增压,这样的暑假让孩子们如何快乐起来?

教育部门一纸禁令针对的是学校内部减负,而学校外的增负却在潜滋暗长。

在专家看来,家长希望强化孩子的学习意识无可厚非,但上辅导班、做练习册等方式,不一定能促进低年级小学生的身心发展。“一二年级的小学生处于学习的适应阶段,他们的学习兴趣一般从这一阶段开始建立。”郑州市教育学会心理研究会主任王海勇说,上辅导班、做练习册属于“有压力的学习”,如果这种压力超出了低年级小学生的承受范围,就可能滋长学生的厌学情绪。

首先,小学生们要保证每天1小时的“无压力学习”。在这段时间里,家长可以查找和课本知识点相关的、有意思的背景材料,“如果家长有时间的话,甚至可以带孩子到课本中提到的文化景点去逛一逛”,以此帮助孩子建立学习兴趣。

李女士的女儿在郑州一所小学念二年级,暑假期间,老师除了发给他们语文、数学两本练习题之外,还推荐了不少文学读物,假期过后需要交读后感。

一位图书销售员说,今年暑假以来,父母给孩子买辅导资料的情况明显增多了,大多是小学二年级至五年级的,印象最深的是有位家长一下子买了20多本书。

“像语、数、外、舞蹈、主持和书法啦,很忙的”,小飞扳着小手说,在假期里,等待他的将是每天2个小时,连续2周的朗诵、主持培训班;每天3个小时,持续24天的舞蹈班。

“现在的孩子暑假过得很辛苦,丧失了享受童年的欢乐时光,但是没办法,社会竞争越来越激烈,我们只能争先恐后给孩子报班,买资料,结果负担越减越重。”郑州市一位姓吴的家长说,其实这种“加法”不仅给孩子增加了负担,家长也感同身受。他无奈地建议,希望学校多留些作业,免得父母稀里糊涂给孩子乱报班。